成人动漫伦理电影

您现在的位置:美女AV >> 省厅美色诱惑

横排与直排 点头摇头 感受中西古书文化

穿行这个自拍AV视频 直排与横排的展览走道,看左边时点头,看右边时摇头,观众无不称好玩。 对于横排与直排这两种文字排列方式,有人曾做过如下比喻:中国的古书是直排的,看书的时候就好像不停地点头说“YES”,而西方书籍是横排的,看书的时候好像不停地摇头说“NO”,点头和摇头能折射出中西方对待传统文化的不同态度。而昨天下午的中国美院美术馆3楼,一个名为《直排与横排——中文与拉丁文字版面编年史研究文献展》,让众多参展观众游荡于点头和摇头之间,以及两种文化形态之间。 2009第四届中国国际海报双年展昨天下午在中国美院美术馆开幕,对于这个有着“平面设计的奥运会”之称的展览,在现场有一些观众面对视觉冲击力强烈的海报画面直言“看不明白”。本届双年展主席、中国美院教授赵燕也承认,与往届相比,本届海报展的专业性更强,参展作品的主题和文化背景更为多元化,所以会有一些观众看不懂。 不过,当说起更能被广大市民接受的双年展项目时,赵燕推荐了在美术馆3楼举行的《中文与拉丁文字版面编年史研究文献展》。这个由中国美院设计艺术学院副教授袁由敏与两位法国教授合作的研究项目,展现了他们多年的课题研究成果——直排与横排的比较。 昨天中午时分,美术馆的3楼,美院的学子们正在为展览做最后的调整工作。这里已被布置成一条口字形的走廊,一边是直排样式的中国古书复制品,一边是横排样式的拉丁书籍复制品,两种不同的文化在狭小的空间里缠绕。  甲骨文、木牍文、竹简文、钟鼎文等中国历史上各种文字样式在这里一一现身,《永乐大典》、《兰亭序》、《成化实录》、《战国策》、《诗经》等国人熟悉的经典著作的复制品也被当作分析对象挂在了墙上。不同的是,读书的时候,你我学的是这些经典著作中的内容,说不定还被要求分析其中心思想,而此刻,艺术家们将其拿来做了一次形式上的分析。 每一件经典作品的复制品下面有对其字里行间的量化分析,一些复制品的上面还覆盖着一张同等大小的透明塑料片,上面标有代表间距的细红线。“各个朝代都有自己的长度单位,所以我们就要用那个时代的长度单位来分析这些文字的格式”,袁由敏指着一件木牍文的复制品对记者说,“今天我们写文章开头要空两格,其实古人行文要比现在的人讲究得多,一篇文章中哪些字要写大哪些字要写小,字跟字要空多少,都是有章可循的。” 袁由敏的脚步停在了直排《大明皇明实录》的复制品前。粗看之下,这是一篇讲述洪武帝朱元璋其人其事的文章,其实里面大有讲究,“你看一遇到‘上\’、‘皇\’等字,这些字就自然往上移一格,就是破句也在所不惜;横向看过去尽是‘上\’、‘皇\’这两个字。这样处理会让这些具有特殊意义的字很惹眼,以显示皇帝及皇后的权威感。”  展览的最后,民国时期的一张瓷器谱系图上同时出现了直排的中文与横排的英文,前右后左,两种不同的文字及不同的排列方式印在雪白的纸上,中西融合的感觉跃然纸上,极具美感。而本次展览的收尾之作是一张1955年1月1日出版的横排的《光明日报》。走到这里,观众算是从公元前那些难懂甲骨文走进了今天熟悉的生活。 在今天做这种文字版面的比较研究多少有些冷门的感觉,袁由敏在现场向记者表示,希望通过这个研究从横向和纵向两个方面对今天文字版面系统中一些不完善和不合理的地方进行改进,“这么做不是说要提倡让汉字恢复几十年前的直排方式,而是对现在横排方式的一种丰富。中国的传统文化有许多值得研究的地方,我们大可以从中汲取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直排与横排”这个研究,袁由敏等人目前做的是编年史这个阶段的工作,也就是搜集资料的过程,等到这一阶段告一段落后,他想做一番具体试验,将理论转化为看得见摸得着的实践成果,“比如说拿来一本杂志,做一个直排与横排的实验,看看大家的反映,也让大家看看中国传统文化蕴藏的魅力。”